首页 > 最新动态 > 茶文化

最新活动

茶到中年

作者:宫廷茉莉小编 时间:2013-12-27  人气:

  近几时忽然喜欢上径山茶,且不是明前芽茶,专是二茬回头春,已经掐过尖子的那种。

  这凡庸易得的二茬春径山茶,本来是夹杂在多所垂青的瓜片、猴魁、碧螺春之间,作陪茶以恢复审美感受用的。

  忽然有一天,却不知不觉中喝出了新感觉:这茶味怎么恁地平和。

  香味是淡薄些,却温润超然。没有明前芽茶那种飞扬跋扈的香、香得尖利、甚至香得浮躁,一如未经打磨的青春。

  这径山茶,原是茶到中年。

  千岛银针是皖浙之交的新安特产。有一阵曾迷煞我。最是那一开启的瞬间,清秀的香,肥硕的香,香得铺天盖地。

  安徽六安的瓜片,虽号称传统十大名茶之一(按,关于六安茶在明代中叶以降江南江北的不同处境,郑培凯《<金瓶梅词话>与明代饮茶文化》中自有分疏,此处不容赘述),自《红楼梦》问世却一直有点见背。因为文人们先入为主记住“贾宝玉品茶栊翠庵,刘姥姥醉卧怡红院”那一回威严的贾母一句话:“我不吃六安茶!”慌得正在沏茶的孤高冷傲的妙玉也要上赶着说明:“这是老君眉!”都是“文化记忆”惹的祸。这就是所谓“成见”。其实六安茶自有一段好处。特别的清,清到有点淡,有点模糊,是“情到多时反转薄”,对茶人的心态有要求。说起来,似乎真像桐城文章,清通中多少有几分造作,但正是作出来的文人茶,要有起承转合的心,用功了努力了有功架了,才喝出一段好处。

  龙井茶一如杭州城,是处处准备好了的茶,要豪放有豪放要收敛有收敛,见多识广又从容,需要另起一回才好分解。不过略略还是有着几分江南的书生意气,是箫心敛着剑气,绸缎里面包裹了一把好快刀。

  四川茶地气透着热辣。和江南茶比,是打网球遇见下围棋,好自好,就是不可比。碧螺春却超乎了我的判断力,因为至今人在茶里,就不好说。只觉得“吓煞人香”这名字委实不可。倒并非在乾隆御笔钦此下屈打成招,而是这茶的好处就在贴皮贴肉水润气润的合适:它吓不到我。每每倒是一罐新茶在手,启封时香沁入骨,竟生出欢愉之极至于泪下的心:如何人间还能有这样一尘不染的清中之香?!呆呆看蜷曲的翠毫在透明玻璃杯中浮沉,常常人就一起沉到了水里——从此不再需要方向。

  安吉白茶近来颇为走俏,瘦硬坚挺、银剑碧鞘,形貌风姿和同为乡亲的湖笔有一拼。又好似山谷的诗意。香得也清脆。却是宛如清淡鱼肚夹在麻辣川菜中,稍不留神就会分神:这样的凝神之饮,有时反让人拿捏得汗都出来,倒生出不太平的心绪了。如此焦虑,难免叫品茶的情致遭遇困窘。一如在读黄庭坚层层叠叠的歌吟。

  乌龙茶是男人茶。香得沉郁顿挫,霸气厚重。但对我的口味而言,目前还是一种压力。始终觉得那香气有点端架子、不牢靠,有点香得“假”。

  平心而论,真心偏嗜仍是绿茶,特别是江南的绿茶。

  江南绿茶即使算不得洁白纯正女儿茶,也是苏昆冷板水磨的《牡丹亭》,杜丽娘眼前心中的柳梦梅,是明清中国独有一段的一个特殊的男人品种——“小生”的美。

  再次让我回到淡香薄甘的径山茶,而且是茶到中年。

  “七碗受至味,一壶得真趣。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”——这诗的作者,是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先生——果然好茶。

 

Hotline / 热线电话

电话:13408600585

Online Service / 在线客服

Hours / 服务时间
9:00 AM - 20:30 PM

版权所有©2007-2011成都宽窄巷子宫廷茉莉官网 技术支持:成都金香花茶业有限公司 蜀ICP备14314940号-1
Copyright © 2007-2014 ChengDu Royal Jasmine AGENCY.CO.Ltd.